今天参加了一场婚礼

题外话

今天去参加了发小Y的婚礼,在这个机会我也见到了女发小W,都是十来年没见过了。我爸说发小W听说我来了,在找我。过了一会她见到了我,相貌变化之大让我不敢相认,从小颜值就高,现在更是颜值气质实属上等。她喊了我一声哥,我嗯了一声笑了笑,之后就全程再也没有过交流了…

小时候一直粘在一起,我整天往她家跑,现在却相貌陌生又不好意思搭话,到最后就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…

心里空落落的…

我叫不出口

发小W的妈妈见到了我,我却什么称呼也叫不出口。她感慨怎么小时候那么好,现在却又那么闷了…

想起了那心理障碍

称呼这点事

其实,我小时候是很开朗的,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我都能叫个姨姨大大的,嘴很是甜。可是,这些一切从某一年开始改变了。

我伯父结婚晚,伯母也年轻。那时候他们还没结婚,我从小就叫我准伯母为姨,玩得也特别好。

直到我三四岁的时候,他们突然结婚了。按照规矩,我也该改口叫伯母了。但是,改口这件事,对我三四岁的幼小心灵造成了极大的震撼。

我改不过来口,甚至,这种混乱让我谁也叫不出口了,叫出称呼开始让我感觉不自在。

就这样,一个三四岁的小孩,突然之间从嘴甜变成了见谁也不叫,打死也不叫。甚至,在后来,我顶多很少地叫爸妈奶奶,其他的亲戚我再也没叫出过称呼。因为,称呼让我不自在。

从此我和别人交谈有事说事,爸妈让我叫人,我就笑笑含混过去。

可是,谁也没有注意到我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,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。甚至时间长了,他们就认为我从小就这样,本来就这样。这个障碍一直在我心里扎根将近二十年了。

以至于大学在学生组织,乃至实习在公司,强迫自己叫出称呼都像是在挠我的心。

还有好多

我感觉我就是一个心理疾病的集合体。后来的日子里,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。我一直跟别人不一样,为什么不一样,因为我心里的疙瘩多,心理障碍多。很多事情在我的心里留下了障碍,甚至改变了我的性格、人生轨迹。有时候,我甚至觉得自己在一些方面是个变态。

我不一样,我有病

我不一样,我为什么不一样,因为我脑子有病。

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聊起过,别人只看到了我地毛病,却不知道这个毛病的根有多深,有多难受。我感觉我需要去看心理医生,但是我不指望自己能够医好…